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

浉河港镇郝家冲村第一书记游安光调研手记

 

admin 发表于 2015-10-26 16:04 上一篇 下一篇

 

浉河港镇郝家冲村第一书记游安光调研手记


郝家冲村是市委办公室的精准扶贫工作联系点。初到郝家冲村部,“美丽郝家冲”的大牌子立在村头的小河边,红色的五个大字赫赫醒目。村部大门前,沿着小河两岸,分布着几十颗合抱以上的水曲柳树,透漏出一种静谧祥和的感觉,也似乎在给美丽郝家冲做出了无声的注解。对面的山上,一片片绿成黛青的茶园,一望无际向远处延伸,茶乡的秋色一览无余。

在村部小会议室,我和村两委五名干部正式见了面。相互介绍之后,我主动和大家闲聊起村里的情况。“郝家冲村是浉河港镇镇政府所在地,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南湾湖流域上游,是全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村,也是浉河区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”。简单几句开场白后,已在村里工作四十年、今年67岁的老书记舒国华就将话题转到了村民收入上来。“两千多村民,群众收入主要靠茶叶,闲时打打短工、做做小生意,补贴补贴家用。总体来看,群众的家庭收入这几年有了较大的提升,但贫困人口依然不少,全村还有120430多人没有脱贫”。说到这里,老书记话语略显沉重。接着老书记的话,村长陈德和其他几位村干部也都分别介绍了在村里的其他情况,这让我对郝家冲的资源特色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基层组织和群众生活等,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,内心的底气也逐渐足起来。

第一次和村两委干部见面,大家总把我当做市委办来的“领导”,言谈中还有一丝拘谨。但随着我介绍了自己的农村背景和曾经在农村工作的经历,一番推心置腹后,大家很快就放开了,一个个都很踊跃、很主动的向我介绍情况,并在言谈中纷纷表示了对我这个第一书记的期待。看到大家对我的坦陈以待,我真切感受到大家并没有把我当做一个“外来户”,当做一个从机关来“镀金”的,这让我倍感欣慰,一颗悬着的心逐渐落到了心窝里。也让我对今后的第一书记生涯,更加充满了信心。

村里办公房比较紧张,党员活动室和会议室合二为一,一室多用。我和村民的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。坐在主席台上,我很是感慨。放眼看去,来参会的二三十人(有几位组长是党员),平均年龄应该在55岁以上,有两位还带着自己的孙子。舒支书说,这次开会来的是比较齐整的。因为秋茶快罢园了,在茶农眼里就是农闲时节,四十岁左右的党员都外出打工了,从部队和学校转业的青年党员全年都在外工作,党员活动日多数就是这些老党员参加了。

社会在发展,农村在进步。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今天,有头脑、有技术、有干劲的青年农民们,都在围绕着自家的财富计划而努力,很少有人主动过问农村大家伙儿的情况了,支撑起农村发展进步这一片天空的,还要依靠这样一群爷爷辈的群体。面对这些老党员、老组长,我不禁肃然起敬。老同志们是热情的,对一个外来的所谓第一书记,他们对我的出现报之以宽慰的笑容,对我的发言报之以鼓励的掌声。何家寨、马道岭、河漟等几个组的组长,还向我发出了热情的邀请,希望我早点去走走、看看。这正是我想早点做的工作。

会议散后,我就和村两委几个人一块,跟着何家寨组的张队长,到我心中的毛尖名山头走访。何家寨是明崇祯十四年(公元1641年)钦部总理七省监军何继桂所建,起初是为了防范起义军的,后来则成了抗清的基地。往事成古今。现在的何家寨,则以茶成名,在信阳毛尖五云、两潭、一寨这些名山头中,何家寨以所产茶叶质优味香而远近闻名,甚而享誉茶界。走在新修的茶山道路上,蜿蜒而上,行至半山腰,不经意回首一看,郝家冲乃至浉河港的茶乡风貌尽收眼底。听老书记边走边介绍,郝家冲是无粮村,茶叶是郝家冲村的支柱产业。全村现有茶园面积15000余亩,名优茶面积7000余亩,田改茶3000余亩。年产干茶30万公斤,其中绿茶25万公斤、红茶5万公斤,产值8000多万元。境内何家寨是“五云、两潭一寨”名茶山头之一,是金奖“龙潭牌”信阳毛尖的原产地,是名优信阳毛尖茶的正宗产区。全村茶山茶园30-50亩、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茶叶大户就达一百来户。

真不愧是茶乡!站在何家寨城墙遗址下面的山坡上,我们都置身于满园茶山中。放眼四周,万顷茶园碧波荡漾,一片绿海尽透茶香。向南望去,南湾湖如一面澄绿的大镜子,静卧在浉河港、董家河、谭家河和十三里桥等几个茶乡的几十万亩茶山的怀抱中。茶,因这一方水土和这一方人民而兴旺;茶,也用自己生命的嫩芽,装点着这一方水土,回馈着这一方百姓。

何家寨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茶叶专业组。山村的房屋沿着两边茶山夹着的一条深沟,绵延一公里左右,依山就势,浑然天成。一条山泉顺沟而下,曲曲折折,纵穿山村中央,给山村平添了一丝灵秀之气。在张队长的引导下,我们走访了山村仅留的四户人家,聊家长里短,谈农村变化。老乡们都很热情,从他们神采飞扬的表情中,我真实感受到何家寨的辉煌。每年的春茶旺季,村里的每家每户,都会迎来了少则五七人、多则二三十人的采茶大婶和采茶姑娘。她们都是临近周边省市的居民,每逢春茶开园,就像吹响了集结号一样,成群结队的涌入浉河港等茶乡,分散到千家万户,融入到各个名山头的遍山茶园之中。待到春茶结束,便带着满兜的收获和初夏的气息凯旋而归,她们的青春风采,早已和这一片茶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在一户正屋四居室、两边各有三间耳房的房子前,张队长介绍,这是他们组的贫困户。从房屋来看,我没有看出贫困的气息。张队长看出了我的疑惑,笑着解释,我们茶乡的住房,都比其他地方建设得面积大,装修的要好,原因就在茶上。春茶采摘季节,采茶工到了村里,她们也选择住宿生活条件,即使是家里经济不宽裕,为了留住好的采茶工,也必须倾其所有,为采茶工提供便利。茶乡的群众,除了住房,还少不了茶叶加工房,这也是房屋面积偏大的原因。这户群众因为茶山面积偏少,又比较远,采摘条件较恶劣,收入比其他家庭要少很多,加上茶农无其他收入,孩子上学需要用钱,净开支比较大,比起其他家庭,生活就比较困难。村长陈德说,郝家冲村的情况何家寨就很有代表性,茶叶是支柱产业,群众对茶的依赖性较大,生活质量直接与茶相关。茶园护理是一个耗时耗力的活,茶农们受茶园管理所囿,每年也就三两月时间外出,多数只能在周边打些短工,收入有限。全村虽然大部分群众因茶致富,但还是有一部分群众收入不高,而且增收渠道单一,脱贫的任务依然艰巨。

从何家寨回村部的路上,看着漫山遍野的茶山,耳边回响着聊天时的对话,我一边走一边思索,第一书记的担子,看来是不会轻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