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 浉河区党建网

游河乡乔庙村第一书记胡晓峰调研手记

 

admin 发表于 2015-10-09 09:34 上一篇 下一篇

 

游河乡乔庙村第一书记胡晓峰调研手记

 

压力下的动力

今天(98日)是全村的党员活动日。6号来报到的时候,周全付支书就向我提起了,要我在党员活动日上同大家见面,便于以后开展工作。

一大早,我赶到游河乡乔庙村部时,村干部、党员代表、村民组长等30多人已先到了,偌大的会议室挤得满满的。周支书将我介绍给大家时,会议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那一刻,我感到这掌声是真诚的,也对我这个村第一书记充满了期待。会上,我简要的介绍了这次全市选派机关干部到村担任第一书记的情况,表示将在乡党委的领导和指导下,紧紧依靠村党组织,带领村“两委”成员,结合工作实际,围绕建强基层组织、推动精准扶贫、落实基础制度及办好惠民实事四项职责任务努力开展工作。整个会场秩序真好,更让我感意外的是,竟然没一个人抽烟(事后同祝村长提起这事,他笑笑说,其实他们中是有几个老烟民的)。

会后,几个人凑过来围住我。“胡书记,我们郭湾组现在还是土路,真是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群众出行真不方便啊,你来的正好啊,希望能早日帮我们修上水泥路。”“我们王湾组虽在公路边,但水利设施落后,遇上天旱,水稻用水只能干着急呀,真需要修几口大塘储水灌溉。”

……

那一刻,感觉自己肩上陡增千百斤的重担,但想着组织派我到村里来,就是要为群众办实事,又有了无限的动力。我告诫自己,一定要做好调研,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,真心实意帮助群众做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情。

教育的城乡差别

跟村部一墙之隔的是乔庙小学。一幢二层的楼房,整个校园干净整洁。我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学校操场。孩子们体育课上的嬉闹,促我起身静观。“全学校的孩子都在这儿。”一旁的祝村长说。“哦。”我有点惊讶。“现在全校一到五个年级,就这六七十个孩子,有的班也就几个。很多孩子随父母打工走了,也有的转到乡里更好的学校了,这些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。”祝村长接着说,“学生少,老师上课自然提不起精神,好老师也不愿意来。前几年群众还一直提意见。”正说着,几个学生凑到窗前,天真地做个鬼脸,又飞也似的逃开了,这是一张张求知的小脸。

傍晚,回到市内路过浉河中学时,教室里依然灯火通明。在我们城市里当家长的在操心孩子上哪所学校、选择哪个班,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配置,以及接受良好的教育时,农村的那些留守孩子又何尝不希望拥有这一切呢,他们是不是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?

不屈的抗争

叶春德的房子,映衬在周围邻居二层小洋楼显然有点“另类”。三间的起脊瓦房,已经有些年份了。到乔庙组叶春德家走访时,叶春德不在家,邻居说他一大早就去集上卖虾米了。在叶春德的院子里,整齐的摆着十几条捉虾的“地笼子”。叶德春的家什不多,但都还整齐有条,显然是有女人收拾过的。随行的周支书告诉我,叶春德打了几十年光棍,还有一个侏儒的弟弟,家里比较贫困,后来娶了个智障媳妇,突然变得“精明”起来,打鱼摸虾养活着一家,日子慢慢好起来。正说着,叶德春骑着电动三轮车从集市上回来,从他朴实憨笑的脸上,看得出他对今天的满意。

去双沟组的特困户席本海家走访,要走一段老312国道。周支书边走边说,席本海兄弟三个,他在家排行老大,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,腿有残疾,五十多了一直没成家,跟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,乡、村考虑到他家的实际困难,按照程序为他母子俩办了低保。在路口,正好碰见席本海的母亲。老人家已是八十二岁高龄了,刚去卖了点废品,换了两把面条回来。她把我们带到家。这是两小间旧房子,屋里陈设简单,唯一的大件就数那台旧电视了。老人家虽说年纪大了,但思维非常清晰:“我现在大多时候是一个人在家住,我大的(指席本海)去帮人家放鸭子去了,平常他就住在鸭场里。”“他帮人家放鸭子,每个月能挣几百块钱。我没事也帮着去捡点废品卖。”“小孩也都还孝顺,两个姑娘过节还给了钱,让我买着吃。小儿子在信阳打工,常常回来看我。我大的对我最好,我现在跟着他住。”“领导挺照顾我们,处处想到我们,让我们吃上低保,感谢领导啊。”到我们要走的时候,老人家还一再要送一送。等走远了,我再回头看,发现老人还站在那儿,向这边张望。

无论是叶春德还是在席本海家,尽管还很贫困,但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的同时,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。

 

纠纷化解的学问

9月21日中午,正是吃饭的时间,周支书的电话响了。刚按下键,就听一个女的声音在电话里嚷嚷,周支书一边听,一边应着。放下电话,周书记说,大家赶紧到村部,杜道莲和周老建对上了,杜叫去处理呢。

杜道莲是谁?周老建又是谁呢?我满腹的疑惑。刚到村部不一会儿,一位50来岁模样的妇女便到了,一进门,便向周支书哭诉起来。我过去倒杯水递给她。趁着这会儿,周支书介绍说:“这是上级派来我们村的第一书记,你把情况仔细地说一下吧。”杜道莲好像才发现旁边还坐着陌生人,连忙说:“领导啊,你帮帮我评评理,那么多的塘,他周老建为啥只放我塘的水。”“上午我发现时,问水是谁放的,周老建说他家要办事(娶媳妇),放点水洗碗。我就跟周老建说,光沟的水流到你家就够你用了,我便去了集上。从集上回来,我问儿媳妇,还在放水没,她说不知道,我自己上去一看,塘下面的两块田水都满了,塘里的水下去这么多。”杜道莲一边说一边比划着。我问:“现在水还在放没有?”“没有,我已经堵上了。”“既然水已放了,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没有?我们一会儿去找他。”周支书问。“他周老建要是灌溉庄稼用,我肯定没啥说的,他今天这么干,下次别人也这么来,我还养什么鱼呀。”“我有糖尿病,不能生气,我见到周老建时也没跟他吵。我没有别的,他是你本家兄弟,周书记你得好好说说他。”一口气说了半天,我们也插不上话,索性等她缓和一点,我们便劝她消消气,告诉她马上就去找周老建了解情况。

送走杜道莲后,我们径直去周老建家。路过水流的地方,发现水离周老建家还远着呢,根本没有放那么多水,哪有杜说的那么严重。“她的话水分很大啊。”周支书笑笑说。在周老建家,周支书调侃说:“人家都说,你哥在村里当书记,你就可以胡来了是不?”周老建红着脸说:“放水的时候,跟她家说过。现在不但一滴水没见到,还惹了“一身骚”。你们放心,再不放了,我已同别人说好了,到时办事用水时从他们家井里取水。”接着我们又返到杜道莲家,还没等我们说啥,她像是知道结果似的,已拿着自家超市的水果递给我们,脸上刚才的那些怨气已荡然全无。

一场纠纷就这样解决了。

邻里矛盾,很多时候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只要处理得当,就能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,解决在基层,决不能让矛盾日积月累,由小事慢慢酿成恶果。